一条长安街,从小看是一条街区的繁华冷落,从大看是中国的繁荣萧条。《长安街》是一部完全由历史影像资料组接而成的纪录电影,作品沿时间轴一路发展,截取适量时长并具有代表性意义的历史影像片段,简明扼要地展开叙事。创作者巧妙地把握了一种时间的纵深感,一方面再现历史空间,另一方面较好地控制了叙事节奏。以街入国,以小见大,从一条街看到整个中国兴衰史。

不同的历史影像剪接重组不免会显得有些结构松散,但创作者用单线叙事的方法保证结构的严谨性,较为完整地体现了中国历史。以故宫为起点,以街为轴线,扩散到周围满目疮痍的清朝表象。民众的生存状况能辐射国家兴衰,借此呈现奄奄一息的“天朝上国”。但从清朝到新民主主义革命纪录片仅呈现了30分钟,之后的90分钟都注重于对建国后的探讨,而选择避开战争屈辱史。从三大改造到北京举办奥运会,建国以来的一系列重大成就和建设成果悉数呈现。观众看到的是一个现代化崛起下的中国,具有年轻蓬勃的张力和源源不断的生命力。《长安街》在单线叙事作用下,详略分明地展现了中国由衰败走向繁荣的历程。

庞大体系下的中国历史较为繁复,片中引入一系列特效为讲清历史故事做了及时的补充。北京城接受新科技使用有轨电车,三D立体模型迅速切入,观众得以从各个角度意会长安街区的科技普达度,从上帝视角俯察老北京,加深对历史的理解。同时能摄取纯影像外有关北京的历史信息,了解民国时期的区域版图、地况地貌。除扩充知识外,特效也发挥了转场作用:锦旗上的国徽从黑白渐变黄红,镜头后拉呈现宏伟的天安门广场。自然地从50年代过渡到60年代。从黑白到多色彩,观众能提升观感,直观感受到时代下中国的进步,并缓解纯影像带来的视觉疲劳。一系列特效引入,影片的连贯性也随之增加,枯燥的叙事模式得以融洽和协调。

从片初到片末,音乐未有过间断。《长安街》里的音乐或重或轻,都踩着纪录片的节奏,让叙事更为流畅。抗日战争前乐调持续走低,九一八事变爆发的瞬间骤然响起清脆的唢呐声,整体的画外音调明显拔高,只见压迫下带来的沉重。低沉后爆发的音乐具有很强的艺术张力,带有强烈的警示意味,宣告一个新阶段的到来。警笛与哭喊交织杂糅,混乱中带给观者一种绷紧神经的代入感。日本投降时签订降书,音乐渐转庄重严肃,烘托出仪式化的氛围,产生令人抒怀坦荡的效果。不同场景对应不同的音乐,从低沉到爆发,再到庄重,烘托出来的气氛真实显现历史状态,为其叙事艺术画龙点睛。

作为一部完全由历史影像支撑起来的记录片,要浓缩无数录像的精华来概括宏观的中国历史实属不易。在单线叙事下,创作者依靠特效和音乐等多重元素进行补充,较为完整地讲述了自晚清以来的中国历史。脉络清晰,条理有序,这种叙事方式为《长安街》构建了一个坚实的框架,让作品达到了艺术性和逻辑性的融合与统一。

文 | One Star

传统文化传承与新型媒体的再度融合

—评纪录片《如果国宝会说话》创新

在当今一个信息碎片化、高速运转的时代,《如果国宝会说话》无疑是在《故宫100》推出后又一在“新文创”的思维模式下打造的又一精品。《如果国宝会说话》通过每集5分钟的短视频更受年轻人喜爱,运用巧妙的手法再度讲述我国灿烂似星河的中华文化,让文物“活”起来,由此出现了精品纪录片IP这一概念,也延长了一个纪录片品牌的发展链。

开发新型视角,讲述人与古物

本片将使用共计100集的内容将为观众讲述从新时期时代到宋元明清的中华历史文明脉络。与同类作品《探索》相比本片更具文化内涵,探讨的历史主题也更为深沉,叙事手法更为多样,破除传统历史纪录片的说教感。本片的时间跨度也非常之大,所以主创团队选择了一个全新视角去讲述这历史不短的国宝故事,本片并不为一部“整理国故”的作品,这是一部解读文物并且去关注人的纪录片。片中的人既可以是创造那些文物的古人,也可以是正在观看的观众。所以本片的内容核心是创建中华文明的坐标系,表现的是在我国社会的历史长河中文化的力量起着多么大的推动作用,向观众表达了能反映当时年代的生产力水平、人民创造、文化传统等主题,也探讨了中华文明在形成与传播过程中文物具有的重要价值。

内容形式创新,构建文明索引

其实本片的内容实质是使用文物讲文化,用文物梳理文明,每集通过5分钟的短片解读构建了一个中华文明视频索引,引领观众开始了一段关于中华文明与国宝的认知或发现之旅。每个被介绍的文物就好似这一时代的单个坐标,它标记了在这一时空中走过的痕迹。例如在片中展示的仰韶文化人头壶,在这件文物上导演想佐证的是这件作品展示了在新石器时代下人类创造和个体思考这一论题,呈现了中华祖先的自我凝望。该片虽短,内容上进行大胆创新,去讲述了一个信息量很大的故事。它承载了古人的艺术审美与创造,感悟先民对自然的寻秘,这些精准的定位是在为观众们运用文物这一载体去树立观众们关于民族审美情趣与中华文明发展脉络还有正确的价值理念。

运用最新技术,打破受众壁垒

与传统历史文物纪录片相比,本片锐减了以往关于历史权威感与可信度的塑造,它破除了知识普及历史知识与文物背景的科教感,而本片并不是简单的内容输出或单纯地介绍。本片为了打破受众与文物之间的壁垒,让文物、历史这一古老话题变得鲜活起来,走进大众视野,也开创了一种全新的创作营销模式。创作者重视的是运用互联网时代碎片化的传播特征去革新以往历史人文纪录片面面俱到的讲述方式。该片的技术创新在于它使用了最新的拍摄技术,例如在拍摄三星堆青铜神树,创作团队使用了3D影像的技术,观众可以无残角地去观察文物,也更好了解这背后的细节,无疑是本片为历史通俗化、细节化的体现,接近与受众的距离。

《如果国宝会说话》的成功原因是因为从拍摄到制作不仅是对传统文化的集中展示,也使用了一系列的创新手段去表现了纪录片作品与“新文创”融合发展的思路。所以本片受到认可是继《舌尖上的中国》后纪录片领域的又一次创新,实现了作品本身文化价值与商业价值双丰收。希望在未来的作品中可以看到类似的作品,实现品牌的效应,促进纪录片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文 | 顾雨的猫

悼念孤独

—评电影《刺客聂隐娘》

生长在皇宫处,总有许多的不尽如人意,当年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如今也只是天各一方,有着各自的使命。隐娘本叫窈娘,也是田季安心中的窈七,但在被道姑公主带走之后,她成为了隐娘,这个新名字仿佛体现了她的生活和结局:隐藏与归隐。在与道姑公主修炼时是隐居,在江湖上作为刺客时是隐藏,最终的结局也是大隐隐于市。她仿佛也无欲无求,是一个冷漠无情的杀手,孤独的行走在江湖当中,一把利刃和面无表情是她最强大的保护伞,她的世界仿佛只有黑白,而无色彩。

隐娘背负着重大的责任,回到家乡奉命除掉与自己青梅竹马玩伴,可是她却无法下手,一个武功高强的女刺客,不是因为武功低于别人,而是孤独,她对田季安不忍是因为物是人非,当年的感情都已成过往云烟,因为将死者有妻儿老小所以饶他一命,这一切的不忍其实是属于隐娘的孤独,她早已无依无靠。明明在她的黑白世界里,隐娘能够手起刀落,完成使命。可在她动了恻隐之心时,影片由黑白变成彩色,导演对色彩的运用也是十分敏锐的。刺客聂隐娘并不是一个表面上冷酷无情的刺客。而是一个能够感知世界,内心有情感,画面是彩色的女人。

但即使如此,强烈的孤独感也一直笼罩在聂隐娘四周,她仿佛仍然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在阳光明媚的天气下她仍旧是标志性刺客隐藏自己的纯黑服饰,彰显出隐娘一个人的落寞和她的刺客身份。在黑暗当中,摇曳的烛光,暗黄的纱帘,隐藏在暗处的隐娘显得危机四伏。可是她却没有履行自己作为一个刺客的责任,她显身了,这个“显”对应着她从前黑白世界的“隐”,她的彩色世界显现了。她开始有了想法,违背了道姑公主的意愿,最终也选择了自己隐于市的结局。

对于镜头的把控无疑是导演侯孝贤最为擅长的,加之《刺客聂隐娘》中恰到好处的风,更给予镜头的美学的特征——流动的生命感。风在影片中给人以流动,身处古代真实环境的体验。长镜头与空镜头大量使用,更加突出的表现出人物的情感,对于生命体的一种尊重和热爱,在《刺客聂隐娘》当中也体现了人与社会的关联和对自己生命的存在的探索。镜头语言作为电影中基本的表达方式,是一种写意美学,以至于影片中未出现大量的台词对白,而是用纯粹的镜头来表现人物的情感与本真。

侯孝贤有强烈的中国古典主义情的传统美学思想,在影片中也能体现,无论是《刺客聂隐娘》故事的纪实性还是文言文的台词对白上都能体现他融入的中国古典美学和具有东方的独特韵味。而另一部由美籍华人李安拍摄的电影《卧虎藏龙》,也备受好评,但他则是用西方人的视角讲述快意江湖的故事,规则与情感的对立。《刺客聂隐娘》则是用纯正的中国东方视角看待中国古典文化中战乱的唐朝,具有特色中国古典美学。

那生长在当时的隐娘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孤独冷漠但是仍有一片柔软,她名字中最重要的“隐”字贯穿了她的一生,在最后她也随着少年一起走向了远方。

文 | 蛋壳

本次分享就暂时告一段落啦,最近因为校考招生的事情忙的不可开交,另外预告一下明天的摄影比赛链接,奖品一定有你心动的!